利瑩書庫

4bwx7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起點-第439章 刑部的畜生,可顫抖了嗎-dzo7f

Hilda Orson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陛下,有燕然都护府的捷报。”
正在看文书的李治抬头,眉间多了些喜色,“可是铁勒诸部稳妥了?捷报,那定然是有厮杀,传了来。”
王忠良一脸纠结。
“嗯?”
李治的脸微微一冷。
“陛下,送捷报来的……乃是武阳伯。”
这货不是被发配了吗?怎敢大摇大摆的回了长安城?难道是有情弊?
姜协做了什么?
燕然都护府做了什么?
瞬间各种可能都被推算了出来。
李治冷冷的道:“问来!”
王忠良飞也似的去了。
“他不敢私自回来,那么必然就是有了倚仗,而这个倚仗连姜协都认同,所以才派了他回长安报捷……”
李治重新拿起文书,他的时间紧张,所以必须要见缝插针的理事。
王忠良再度带来了消息。
“燕然都护姜协有奏疏上,已经送到了门下。”
李治淡淡的道:“这是报捷的文书,送什么门下,直接拿来,再去……让相公们来。”
他渐渐成熟,只是一瞥,就让王忠良转身就跑。
晚些,宰相们来了。
“听闻陛下从门下拿了一份奏疏?”
褚遂良叹道:“陛下,高祖皇帝和先帝设置了这些,便是为了集思广益。径直把奏疏从门下拿走,不经过门下中书……陛下,这要宰相们何用?”
你的话真多!
李治抬头,奏疏的内容让他颇为惊讶。
“这是姜协的捷报。”
李治一句话就让褚遂良面色微红,然后淡淡的道:“铁勒诸部不稳,姜协令人前去安抚,随后一夜之间令同罗部归心。接着诱使拔野古部转向,五百对五千,击败拔野古部。此人衔尾追击,擒获贼首……”
崔敦礼不禁赞道:“这等文武双全的悍将,陛下,当重赏才是。”
长孙无忌也微微颔首,“老臣也以为此等人才当赏,当重用。”
连褚遂良都一改前面‘魏征第二’的模样,对此赞不绝口。
李勣幽幽问道:“敢问陛下,那人是谁?”
李治淡淡的道:“贾平安。”
褚遂良顿时就像是吃了一堆苍蝇般的恶心。
竟然是那个扫把星?
李治看到臣子们的模样,心中不禁颇为欣慰。
在朝中,如今他在慢慢的寻找自己的盟友,比如说崔敦礼就是他最近在关注的臣子。
而李义府等人也在一步步的掌握权力,为他提供臂助。
但在外面,他却有些头痛。
曾经是他寄予厚望的百骑,在贾平安离去后,就在多方打压下,渐渐的沉寂了下去。
后宫他能联手武媚搞定,朝中他也能一步步的寻到自己的突破口,但外朝他却无能为力。
可贾平安犯下的事儿太大了,皇城外杀人,让他也只能看着这个刺头去了漠北苦熬。
至少得三年吧,这是他的估算,半途还得他为此做个弊。
但没想到才一年,贾平安就回来了。
这样的臣子……能力绝对是有了,但态度上却有些问题。
贾平安斩杀宋勉,李治知晓是为了武媚而悍然出手,想让他这个皇帝知道,要想让臣子尽心尽力,却又猜忌打压,只会让臣子离心。
很大胆的年轻人,堪称是刺头。
但用杀人来救武媚,这手段让他不屑一顾,太过意气用事。
武媚曾说:少年意气当如斯,这话是对贾平安说的。
如此看来,此人虽然手段了得,却爱意气用事。
若非如此,他只需令人去一趟漠北,贾平安十年内都别想回到长安。
百骑……
帝王的眼中多了阴郁之色。
那些地老鼠太猖獗了,该清理了!
而刺头贾平安就是帝王最好的刀!
“贾平安送来了捷报。”
褚遂良的脸颊在颤抖,他觉得这是对自己的羞辱,“陛下,他还是戴罪之身!”
“可姜协却说贾平安的功劳让他无法坐视,于是便令他前来报捷。”
这是取巧了。
贾平安是戴罪之人,被皇帝赶到漠北去效力。
可没谁规定姜协不能让他回长安来报捷啊!
褚遂良想驳斥,可却寻不到借口。
但……
这个功劳够了吗?
報告:我的首長老公
巨星重生之王牌影後 茶靡月兒
褚遂良看了长孙无忌一眼,见他微微颔首,心中就不禁冷笑。
你回来又能如何?老夫依旧能把你再度弄回去!
他刚想说话,李治再看了一眼奏疏,“漠北那边有一个突厥部族,装作是铁勒人……就在燕然都护府的腹地。贾平安带着十余人进了那个部族,冒险劝说,最终那个部族举族归附……”
李治抬头,微笑道:“诸卿,此等功劳,朕以为可以赎罪了,诸卿以为如何?”
“陛下,臣以为功大于过。”
李勣看着褚遂良,突然就轻声笑了起来,格外的惬意。
小贾回来了,褚遂良,你的阻拦又有何用?
褚遂良面色铁青。
他抬头看看皇帝,李治神色平静,看不出喜怒来,但那舒展的眉间告诉他……皇帝的羽翼在渐渐丰满,不管是在朝中还是在宫中,或是外朝,皇帝一步步的在收拢自己的人马,渐渐蓄积力量。
接下来是什么?
刀光剑影吗?
不!
褚遂良微微摇头,皇帝几乎是他们看着长大的,从小就是个柔弱的人。以前几个兄长在时,他就是个小透明,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现在他的努力就是为了权力,可权力就那么多,给了帝王,我们还有什么?
慢慢来吧。
他这般告诉自己。
“让他来。”
皇帝的声音把他拉回了现实中。
谁?
褚遂良听到了脚步声,他缓缓回头。
外面的阳光很好,一个身影在阳光下走来,看着浑身是光。褚遂良不禁伸手遮挡在眼睛上面,眯眼看去。
身影从光明中走进了大殿,光芒在身后渐渐消散。
贾平安!
贾平安迈步,从容上前行礼。
“陛下,臣奉命前来报捷。”
“说来。”
李治本可让人念诵捷报,可却让贾平安说,这是什么意思?
褚遂良看了长孙无忌一眼,呼吸急促。
“去年因为粮食短缺,铁勒诸部有些不稳,臣到了燕然都护府后,姜都护令臣跟随前去安抚……”
“臣建言,让随行的参军朱备装作是奄奄一息的模样,随后说车队为了给同罗部运送粮食,路上遇到浮冰塌陷,损失大半,同罗部上下感激零涕,就此归心。”
这样的手段……
褚遂良再看了长孙无忌一眼,发现这个老战友面无表情,心想应当要看军方的人吧。
李勣的眼中多了欢喜之色,褚遂良见了心中一震。
这个万年都是一副温润君子模样的英国公,终于是流露出了感情。
他在欢喜什么?
褚遂良跟随他的目光缓缓看去。
贾平安站在那里,腰挺直,头微微昂起,声音慷锵有力……
“……臣带着十余人一路追击,生擒敌酋。”
李治微微颔首。
“臣在归途时遇到了一个部族,被数百骑围困。”
褚遂良设身处地的想了想,觉得自己遇到这等局面大概就只能跪了。要么冲杀而死,要么只能力竭被擒。
“臣发现这个部族竟然是突厥人伪装而成……”
褚遂良的面色微微一变。
按照大唐对突厥的政策,但凡是上规模的部族,都要尽量迁徙到那些都护府去,统一管理。
竟然有散落在外的部族……
“臣与对方周旋良久,最后说服了对方的头领木巴……紧随臣之后,木巴率领全族归附。”
这个年轻人,果然是胆大。胆大的人不缺,但胆大还有手段的便是稀罕物。
李治想到了武媚。
武媚作为他的政治助手,最近半年一直在寻找一个在外朝的帮手……这件事他看在眼里,并未干涉。
作为助手,她必须要有自己的发声渠道,得有人在外朝为她说话,否则这个助手迟早会离心。
所谓又要马儿跑得好,又不给它吃草,这等事不现实。更多的是利益交换。
武媚帮助他,那么他就得给出相应的报酬。
武媚在收拢李义府……
李义府是个小人。毫无疑问,若是没有他的首肯,李义府不敢去靠拢武媚。
可贾平安回来了。
这是武媚最为心心念念的阿弟,如此,也是武媚在外朝的帮手。
你想要帮手,那朕便给你帮手。
实际上直至多年后,李治和武媚偶尔的暗斗也只是一种情趣,在他的眼中,一个女人就算是再厉害,也只能被他锁在后宫之中,成为他的得力助手。
若是他一直……一直活下去,比武媚活得长,那么以后的一切都不会上演,可惜历史上他比武媚死的早。
“……臣主动请缨前来长安报捷。”
最后这一句话让李治心中微动。
这不可能是他主动请缨!
姜协他知道,此人和程知节交好,而贾平安救过程知节,所以此去漠北,姜协必然会罩着贾平安。如此等他立下大功后,姜协就迫不及待的令他来长安报捷,顺带就此了结发配的事儿,还不用等待长安的信使来回通告。
但贾平安却咬死就是自己主动请缨而来,为姜协撇清了关系。
把责任往自己的肩上扛,义气令人感动,但冲动有余,太过黑白分明。这等人注定不是权术高手,成不了长孙无忌这等人。
李治微微一笑,“贾平安去年在长安杀人,虽说是被羞辱,但也令人惊骇。朕责罚他去漠北戴罪立功,如今他立功归来,诸卿以为可否?”
褚遂良的嘴唇动了动,最终无话可说。
这样的功劳他若是敢说不够,看看李勣吧,这个老东西的眼中已经多了厉色,分明就是准备和他们对喷。
李勣的目光转动,见褚遂良木然,长孙无忌木然,就知晓大势已定。
他起身道:“陛下,臣以为,功大于过。”
李治目光转动,“诸卿以为如何?”
谁赞成,谁反对!
无人说话。
李治突然皱眉,“年轻人血气方刚也好,冲动也罢,但被羞辱就杀人,这是哪家的道理?”
李治这是要为我开脱了……贾平安低头,一副把肠子悔青的模样。
“此次的责罚可记住了?”
“记住了。”
李治淡淡的道:“百骑最近有些沉闷,你去看看。”
褚遂良变色,想说话,可百骑是皇帝的力量,没他插手的份。
等贾平安回到百骑后,外朝怕是又要乌烟瘴气了。
特别是王琦等人,最近堪称是得意洋洋,贾平安一回来……
……
老子又回来了。
站在百骑的外面,贾平安看着大门,想着程达会不会觉得没过足领导的瘾,见到自己一脸失落;而明静定然会大惊失色,一脸见鬼的模样。
门子揉揉眼睛,回身就跑。
你特娘的跑什么?
贾平安满头黑线。
他缓缓走了进去。
“武阳伯……武阳伯回来了!”
“武阳伯回来了。”
这门子也太激动了吧?
贾平安满头雾水,然后不禁暗自得意。
看来百骑的人都颇为想念我,可见我的领导是多么的深得人心。
嘭!
“哎呀!”
“武阳伯在哪?”
百骑里传来了一阵乱七八糟的声音,就像是听到匪徒来了的村庄。
一个个百骑从房间里冲了出来,看到贾平安后,那眼神……
怎么见到我就像是见到了亲爹般的激动呢?
贾平安觉得不对劲。
包东出来了,一脸愧疚。
雷洪的大胡子遮住了脸庞,看不出情绪来,但低着头。
程达……
程达竟然也低着头。
这个老油条竟然低着头。
发生了啥事?
唯有一种可能……贾平安心中一震,“明静难道……去了?”
明静恰好走出值房,那脸上的激动全数化为愤怒,脸都气黑了。
“咦!明静这不是好好的,你等怎么都像是死人的模样?说话!”
贾平安坐在了台阶上,众人站在下面。
程达低着头,“武阳伯,我给你丢人了。”
这是出事了……贾平安淡淡的道:“丢了什么人,说话!”
程达抬头,一脸羞愧,“自你走后,刑部那边就多次挑衅百骑,咱们针锋相对,可每每发生纷争后,朝中都支持刑部,而咱们……”
“被呵斥了?被处置了?”
贾平安觉得程达真的太胆怯了些。
程达点头。
老程的性子真的不适合做一把手。
“随后你们就一步步被压制了?”
“是。”
“那也没什么。”贾平安没把这些当回事,“回头我把场子找回来。”
王琦能用什么招数?就是挑衅,恶心人,挑逗百骑出手,随后利用在朝堂上的优势来碾压百骑,几次之后,百骑的士气自然就没了。
但……
怎么都还是一脸沉痛的模样?
明静咬牙,“两月前,西市的外藩商人经常争执,长安县请了咱们的人去帮忙,那一夜潜伏,抓获了纵火的新罗商人,可刑部的人尾随其后,说此事乃是他们发现的……说咱们冒功,随即发生冲突。”
程达看了贾平安一眼,见他面无表情,就有些忐忑,“那一夜……”
包东上前,“那一夜是下官带队去的,发生冲突后,刑部重伤两人,当时下官也没放在心上,谁曾想第二日就有内侍来了……随后杨大树被带走。武阳伯,下官无能……”
包东跪下,“杨大树只是打伤一人,却把所有罪责揽在了身上。”
这是在挑衅刺激百骑,就等着他们来动手。
随后不管有理无理,褚遂良等人出手压制,李治也不会为了一个百骑和他们翻脸,于是杨大树就成了牺牲品。
这便是炮灰!
“耶耶的麾下不该有炮灰!”贾平安的眼珠子都红了,“杨大树呢?”
校园爱情录 陈瑞
“依旧被关押在刑部大牢中。”
贾平安起身,一脚踹倒包东,骂道:“无能!既然动手,那便把声势造大,让西市之人都知晓此事的根由!百骑是在为了那些商人……若是那一把火点燃了,西市的商人能有谁幸免?为何不争取他们的声援?”
tfboys之守护
这等舆论战包东他们不懂啊!
程达羞愧的道:“是我的错。”
“老程,你什么都好,就是太稳。”
贾平安缓缓看向那些兄弟,“耶耶回来了,他们的好日子也该结束了。”
明静看着他发红的眼珠子,有些胆战心惊,“武阳伯,要不……和陛下说说此事?”
“你可说过了?”
明静点头。
这个女人不错,至少知道为兄弟们说话。
贾平安问道:“可有用?”
李治在一步步的谋划,从宫中到外朝,一步步的把权力夺回来。而为了一个士卒和长孙无忌等人翻脸,那是打草惊蛇,不符合他的利益。
明静摇头。
贾平安目光扫过众人,“包东,带上兄弟们,跟着我。”
他扶着刀柄,转身出去。
程达觉得不对,“武阳伯,去何处?”
“去为兄弟们找回公道!”
一句话就点燃了大家的情绪,程达面色潮红,犹豫再三,最终跺脚道:“耶耶也去!”
明静霍然发现士气变了。
贾平安回来一番话,竟然就让死气沉沉的百骑翻身了。
看看那些兄弟,眼中的颓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兴奋。
我要不要去?
明静迈出一步后猛地警醒。
别人都能去,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去宫中报信。
掠情豪门:拒做总裁妻 三叶花
她急匆匆的跟在后面,贾平安回头见到她,就说道:“明中官你无需再劝,今日不找回公道,说到天王老子那里都无用!”
無限大萌王 嚶嚶白
我没劝啊!
明静一怔,旋即才明白贾平安是在为她开脱。
这个贱人!
明静的眼眶红了。
刑部大门外,贾平安带着人浩浩荡荡而来。
门子拦路,“武阳伯,还请通禀!”
这等时候拦路的都是对头……贾平安斜睨着他,“通你娘!”
门子羞恼,刚想说话,贾平安劈手一巴掌就把他抽转了一圈。
皇城大街上的官吏们不禁闻声止步。
贾平安的喊声直冲云霄,“耶耶又回来了,刑部的畜生,可颤抖了吗?”
……
求票。周一,推荐票,月票。


Copyright © 2021 利瑩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