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瑩書庫

4p649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仙師無敵 txt-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迴歸(六)鑒賞-fe328

Hilda Orson

仙師無敵
小說推薦仙師無敵
晚上的清风楼,从连廊上远眺,可以看到天空的明月,还有树影婆娑,以及清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响声,那晚风吹来清凉,夜色多么的爽朗。
庞小南正神游天际,突然一丝念头冒了出来,“靠,还答应大猩猩克汗送东西给他吃呢。”
于是庞小南下了楼,看到清风楼的一楼大堂里热闹非凡,熙熙攘攘的,真是和哈利路亚星的夜宵摊比也不遑多让啊。
庞小南找到了正在厨房忙活的陈远南,说:“老陈,我还答应了克汗送东西给他吃呢。”
“克汗?”陈远南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谁是克汗?”
“坠魂渊森林里的大猿猴啊。”庞小南提醒道。
“哦,是他啊,怎么,你现在就要送过去吗?”陈远南的手里端着一盘小鱼虾。
“都耽误这么多天了,我们要言而有信啊。”
庞小南心想晚上坐着也没事,不如去坠魂渊森林走走。
“要是他们发现了黑洞怎么办?”陈远南心想自己在楼下忙着,庞小南又走开了,到时别真的错过了黑洞的开启了。
“没事,我肯定在坠魂渊是能够看到他们发出的信号的,这么好的夜色,那火箭肯定很显眼。”
“那行吧,我马上安排一点酒菜给你带过去。”
陈远南马上吩咐厨房准备给庞小南带过去的好酒好菜。
才来几天,这清风楼的下人都把陈远南当成真正的老板了,现在柳如是都不怎么管清风楼的生意了,反而是陪着静心左右。
“多搞一些菜啊,你也知道克汗是那么大的体量。”
不到二十分钟,庞小南就拿到了一个菜盒,好几摞的叠着,看起来分量真不少。
“行,我走了。”庞小南出了厨房,穿上金刚机甲,朝坠魂渊森林飞去。
飞到了坠魂渊森林的外围,庞小南没有停留,直接往克汗所在的山谷里飞去。
很快,庞小南看到了月光下寂静的山谷。
庞小南降落到地面的时候,克汗就出现在了庞小南的面前。
“你怎么来了?”克汗的声音沉稳而有磁性。
“你怎么知道我来了?”庞小南很奇怪,不是应该有小弟去通知他他才会出来吗?
“你忘了,我能够知道你是谁,你从何而来。”克汗不动声色。
庞小南这才记起来,克汗是神一般的存在,自然知道他的到来,于是省略掉了中间的繁文缛节。
“我给你送吃的来了,我上次答应过你的。”庞小南把菜盒打开,从里面端出了一盘盘香喷喷的菜品,放在了地面上。
“嗯,想不到你还是守信之人。”克汗没有客气,拈起一块肉丢进了嘴里。
“哎呀,猴哥,忘了叫厨房的人把肉裁大一点了,你那么大的嘴巴……”
庞小南还是估计小了克汗的饭量。
“没事,我就当是吃零食了。”克汗比庞小南还要不纠结吃的,因为庞小南可以吸食灵气,克汗可以不吃不喝很多岁月。
“你还带了酒啊,来,我试试。”克汗拈起瓶子,把一瓶酒全部倒进了嘴里,“嗯,酒味还不错。”
庞小南直愣愣的看着,那一斤酒就好像是一支口服液倒进了克汗的嘴里。
“这里还有一瓶,”还好庞小南带了两瓶酒,他又把剩下的酒递了过去,“给你。”
“放那里吧,等下喝。”
克汗仰望着天际,对庞小南说:“还是要谢谢你送东西给我吃。”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你还放了我的朋友呢。”
庞小南陪克汗坐了下来,一人一猴并排坐在了月亮之下,月光拉长了身影,身影射进了克汗背后的山洞中,与黑暗融为了一体。
“你被流放到这里,需要多长的时间才能回去?”庞小南很好奇克布拉星的法律是怎么规定的。
“没有时间规定,会有使者定期来考核我的心境,他觉得你改造好了,就会带我回去。”
克汗的言语没有任何的波澜。
“你说的这个定期,是多久一次?”庞小南抬着头看向克汗。
“相当于这里的一千年吧。”克汗淡淡的答道。
“什么?”庞小南显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千年这么久?”
“千年等一回。”克汗倒是对庞小南的反应见怪不怪。
“真的是神话了。”庞小南摇了摇头,心想自己的认知还是差的远,“这么说,你对这里的时间也没什么概念了。”
“只要你忘了时间,时间对于你来说,就是静止的。”
“心有多大,时空就有多大,是这个意思吗?”
“没错,你还没等到你的黑洞吗?”
克汗低头看了看庞小南。
隨身仙園空間 九良
“一直在等呢,不过,我们这个和你不太一样,黑洞不会主动来找我们,我们必须时刻关注黑洞在哪里出现,主动过去。”
庞小南心想要是黑洞能够主动来找自己就好了,就不用这样每天守着。
“你的心别被黑洞牵扯就行了。”克汗继续望天,“像我这样,使者来不来,我并不期盼,回去也可以,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不好。”
“难道,这就是你们的心境需要改造到的状态吗?”
“对,我们如果有了这样的心境,那么就说明你的改造到位了,即使使者来了,他也不会要求你必须跟他走,那时候需要做决定的是我自己。”
“心在哪里,人就能在哪里安定下来,这就是你们克布拉星人的最完美心态了。”
“佛法里面这就叫不着相。”
“难怪我看你那么像佛祖。”
“我就是他们口中的佛祖。”
庞小南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原来一切所有皆是虚妄。
克汗和庞小南说了他到这个灵修界的故事。
和哈利路亚星上的大猩猩一样,克汗来灵修界的时候,这里也是荒芜一人,于是克汗有些寂寞,就造了很多小人和动物,都是仿照克布拉星上的动物和机器造的。
壹品王妃鬥賢王:鳳凰宮錦
这些动物慢慢的传宗接代,越来越繁荣,渐渐形成了灵修界的生态。
有些人进化成了拥有智慧的动物,人一有智慧,就开始自寻烦恼,每天为吃什么玩什么动脑筋。
于是克汗就出现了,他告诉人类,凡一切所有相皆是虚妄,宣扬无上正等正觉的智慧就是学习如何让自己没有贪嗔痴。
慢慢慢的,克汗的说法在人类当中流传开来,人们尊称他为佛,同时把他的说法叫做佛法,佛法慢慢的开始流行,不断的弘扬,在这个世界成了一切高等智慧的起源。
“原来你真的是佛祖……”庞小南喃喃自语,心里的温度开始升温。
“我还不算是真正的佛祖,”克汗回应道,“佛祖无形无实,无所不在,你也可以是佛祖,众生都可以是佛。”
“猴哥,我有个问题,一直搞不明白,这佛和道,是不是同一个东西啊。”
我突然就無敵了
“佛,其实就是天之道,说白了,就是宇宙,就是宇宙运行的规律。”
“我懂了。”
在克汗那里坐了一会儿,庞小南觉得豁然开朗,也不再去盯着那个黑洞方向的信号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夜色更浓了,庞小南起身道:“猴哥,那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先走了。”
“去吧。”克汗没有起身,庞小南发动引擎,朝天上飞去。
回到了清风楼,庞小南看到大多数客人都回房睡觉了,还有几桌在那里神侃,而陈远南,正在柜台那里算账。
“哟,陈掌柜的,还会用算盘呢?”庞小南看到陈远南在拨算盘珠子。
“你可别忘了,我是编程的出身,计算当然是我的拿手好戏,”陈远南抬起头来,“怎么样,克汗大人吃的还满意吗?”
“满意!”庞小南把菜盒往柜台上一放,“我跟他也聊的很满意,诶呀,你是没去啊,那可是真佛祖。”
“柳如是呢?她真的不管清风楼了?”庞小南心想要守柜台,也应该是柳如是和陈远南一起守才是。
“她在楼上和静心一起呢。”陈远南估摸了一下时间,“应该都睡了吧。”
庞小南看了看表,确实很晚了,已经是10点多钟,在灵修界是万籁俱寂的时候。
穿越来的时候,庞小南特意带了一块机械表,到了灵修界,他把时间按大致的时辰调整了一下,现在看时间他都靠这块机械表。
庞小南陪着陈远南,又提出来一个担忧,“你说,照我们之前穿越的情况来看,这里的一天,相当于哈利路亚星的一年,那我们都过来好多天了,回去岂不是过了好多年了?”
庞小南在心里数来数去,说起来他们在这边紧赶慢赶,现在也过去了快一个礼拜了。
陈远南停下了手中的算盘,愣了一下,沉吟道:“如果是这个道理,那确实等我们回去,我们身边的人都老了。”
“还不止是这个问题,”庞小南想了想汉密尔顿克斯教授那边的情况,“量子对撞机每天在开,每天在制造黑洞,如果真的是这里的一天相当于那边的一年的话,那是不是这个黑洞的出现频率应该是一天出现365次啊?”
庞小南顿了顿,和陈远南四目相对,“可是我们等到现在,也有几天了,一次都还没碰到过啊?”
陈远南皱起了眉头,“还有个问题,就是你穿越去哈利路亚星的那个黑洞,和我们来的那个黑洞,不是同一个原理。”
陈远南摸着下巴,抬头思索,“你是因为爆炸穿越去的哈利路亚星,但是我们过来,是用人工制造的黑洞,这里面会不会有不同的原理?”
庞小南也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想了一会儿千头万绪,他摸了一把脸,“哎呀,太复杂了,不去想了,我刚刚听了佛祖的开示,怎么一回来就钻牛角尖了,方一切所有相皆是虚妄,皆是虚妄,皆是虚妄……”
傲世無雙之星緣 星緣奇戀
庞小南上了楼,来到了连廊上,发现静心还坐在那里。
“你怎么还没睡啊?”庞小南坐到了静心的对面,拿了一个茶杯摆在自己的面前。
要说在灵修界喝茶,最不方便的还是烧水,没有电热水壶,都得用木炭和木柴烧水,确实有些麻烦。
不过正是因为麻烦,才显得更有仪式感。
“你去哪里了?”静心在连廊上等了好久,有几个时辰都没看到庞小南。
“我去坠魂渊森林咯。”庞小南往椅子上一躺,遥望着坠魂渊森林的方向,心想自己和佛祖现在正看着同一轮月亮。
“啊,你去那里做什么,那里十分的危险,你们上次逃出来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吧?”
庞小南还没有把坠魂渊森林里发生的事情和静心说,静心自然不知道里面住着佛祖。
“我去见一个老朋友,送了点吃的给他。”
庞小南告诉静心,上次之所以能够把人从坠魂渊森林里救出来,就是因为这个老朋友的帮忙。
“这坠魂渊森林,是坠魂渊的禁地,我们宝楼的很多弟子,妄图进入坠魂渊森林的,都消失不见了,所以,那里我们禁止任何弟子接近。”
静心说起坠魂渊森林就有些悲伤,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庞小南可以来去自如,难道真的是因为实力问题吗?
“是的,那里是禁地,你们最好不要进入,”庞小南不想打扰克汗的生活,“不但是你们宝楼的人,连坠魂渊的魔兽,都知道那里是禁地。”
“那你还要进去?”
始極巔峰
“我没关系,我那个朋友在坠魂渊森林,还是有点话语权的。”
庞小南轻松的一带而过,并没有把克汗的故事告诉静心,这个秘密,可是灵修界最大的秘密,身在其中,还是不知道的为好。
静心见问不出什么东西来,就起身告辞道:“既然你回来了,那就早点休息吧,坠魂渊那里你不要担心,我安排了人在清风楼观察信号。”
“好的,有劳了,你去睡吧,我再坐一会儿。”
静心走后,庞小南舒舒服服的躺在椅子上,看着皎洁的月亮,继续思考克汗的佛法,心在何处,何处既是家,嗯,有道理……
来到灵修界快一个月了,但是黑洞依然没有被发现。
陈远南的工作效率很高,他已经给清风楼制定了详细的经营规则,在他的管理下,清风楼的营业额逐步上升,已经达到了原来的三倍之多。
这一天,陈远南正在柜台那里算账,柳如是轻轻的走了过来。
“陈大哥,辛苦了。”柳如是端着一碗茶,递给了陈远南,“这是我给你炖的人参乌鸡汤,你趁热喝,补补身子。”
“谢谢。”陈远南笑着接过那一小碗大补汤,放在了算盘旁边。
“陈大哥,我有事向你请教,你有时间吗?”
柳如是盯着陈远南的手在不断的拨弄算盘。
重生归来:邪王宠妻上天
陈远南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看着柳如是说:“我这里快完了,你去连廊那里等我吧,我弄完马上上来。”
现在陈远南已经把清风楼原来的班子重新改组,能者上,现在的清风楼,已经不用他亲自坐阵,他只是偶尔对一下账目。
可以说,清风楼已经可脱离陈远南的控制而自动运转了。
慵懒的午后,庞小南正在连廊上微闭着双眼,似睡非睡的躺在竹椅上,而静心则在一边缓缓的泡着茶。
柳如是走到连廊,来到静心的身边,请示道:“七楼主,我约了陈大哥来这里聊一下清风楼的经营事项,不知道方便吗?”
七楼主脸上涌上一片笑意,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坐吧。”
“谢七楼主,”柳如是微微欠身示意,“让我来吧。”
柳如是接过了泡茶的功夫,静心坐到了一旁。
“哎呀,这日子有点颓废啊。”庞小南在昏昏沉沉中冒出一句话,随后睁开了眼睛。
“你不是来度假的吗,怎么会嫌颓废呢?”静心拿起一块桂花糕轻轻的咬了一口。
“你们都有事干,就我一个人天天躺在这里,还真的有些不好意思。”
透视阴阳相师 工夫
庞小南伸了个懒腰,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柳如是刚刚倒的清茶。
这些天来,庞小南坐在这连廊之上,身边的人都是忙忙碌碌,对比之下,难免有些不自在。
柳如是管着清风楼大大小小的事情,陈远南帮着打理清风楼的酒楼生意,有时连饭都顾不上吃,即便是好似闲人的静心,也要处理一些宝楼的消息刺探业务,经常有宝楼总部的人来这里走往。
只有庞小南,每天只要饭来张口。
要是以前,庞小南早就坐不住了,不过他一直在参悟克汗的佛法,所以现在定力好了很多,但是也终于禁不住这整天的无所事事了。
“那你就去帮陈大哥做点事呗。”
静心比庞小南的定力还好一些,不然她常年坐阵宝楼的各个分舵,早就闲出病来了。
“不不不,”庞小南连连摆手,“你得让他自由发挥,他做起事来,我们旁人根本无法插手,也不要去干扰他,这样他就能发挥最大的功效。”
正说着,陈远南走了上来,“你们在讨论什么呢?”
“正说你呢,清风楼的老板娘夸你,说你英明神武,又会赚钱……”
“你少来,你指不定说我什么坏话。”陈远南挑了个唯一的空位坐了下来,柳如是连忙摆上了一个茶杯。
“柳楼主,你刚才说有问题要问我,是什么事情?”
陈远南算完账就马上来了连廊,一看到几个人谈笑风生,他的心情也突然爽朗起来。
虽然说清风楼的工作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能够偷得浮生半日闲,也是大部分人可望不可求的事情。
“是这样的,陈大哥,”柳如是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认真的说,“我是想向你请教一下做生意的诀窍,你看,你来清风楼才不过一个月,我们清风楼的生意就翻了三倍,这我想都不敢想……”
论狗头人如何种田
庞小南插嘴道:“他也就这个能耐了,再让他往上翻,我估计也很难了。”
庞小南虽然不知道陈远南是用什么方法达到的这个营业额,不过,每个酒楼都有个极限,向清风楼的这种硬件,再怎么提升管理,应该也到头了。
“我是想请教,”柳如是被庞小南插了话,也不好还嘴,心想三倍就已经是丰功伟绩了,你庞小南什么都没做,还在嘲笑别人,“陈大哥,这一切都是怎么做到的,我想多向你学习。”
说完柳如是忙不迭的给陈远南倒了一杯茶。
“是啊,陈大哥,你就教教我们,以后你要是走了,我们也可以按照你的方法继续经营酒楼啊。”静心也在旁边帮着柳如是说话,清风楼的生意要是能够稳定下来,那么就像庞小南说的,以后宝楼完全可以不靠卖信息差赚钱。
陈远南喝了一口茶,开始说起了他的生意经。
原来清风楼因为只是定位于宝楼的一个分舵,主要的业务还是接待总舵和其他分舵的办事人员,并没有把酒楼生意当成一件大事来运营,所以很多的管理细节做的粗枝大叶,可以说根本就没有管理。
網遊之進化戰場 何家小兵兵
比如在菜品这一块,清风楼只有几个常规的样式,加起来不到10个单品,还有一半是凉菜,这就造成客人来了之后,基本上没有东西吃。
那么谁会愿意在清风楼吃饭呢?很多客人宁愿住在清风楼,却去附近的其他农户经营的餐馆吃饭,也就是农家乐,白白的损失了餐饮的生意。
陈远南到了之后,一方面加紧采购清风楼附近的土特产,做成特色菜肴供给在清风楼住宿的客人,这样一来,就留住了客人的胃。
仅仅是这一项改进,就已经把营业额翻了一倍。
再比如管理这一块,之前的伙计,不管是楼面的跑堂还是后厨的掌勺,都是拿死工资,他们每天都在混日子,后来,陈远南定了一个奖励制度,每天的营业额超过多少,就给伙计们发奖金,头一天的奖金第二天发。
这样一来,就大大的提升了伙计们的积极主动性,跑堂的跑的更勤快了,语气更亲切更甜蜜了,推销的菜品越来越多,后厨也是甩开膀子干,还经常给陈远南建议要升级那些菜式,哪里有什么好材料。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清风楼的业绩自然是越来越高。
还有一点,就是夜宵的推出,这几乎是把清风楼的生意推向了高潮。
“这个我知道!”庞小南自告奋勇的举起手来,“要说这夜宵生意,那真的是太暴利了,很多人正餐不愿意花钱,但是只要是夜生活过的开心,无论多少钱都愿意,反正喝醉了吗,花起钱来不心疼!”
“没错,小南说的很对,”陈远南点头道,“夜宵的生意能把原来的营业额再翻一倍,这还是刚刚营业,以后会越来越赚钱的。”
夜宵生意还间接的提升了清风楼的美誉度,还会吸引越来越多的客人来清风楼所在的清风寨旅游度假,或者是过夜生活,这个招牌一旦响亮起来,不但是清风楼一家受益,连带周边的农户,都会得到人气带来的经济活力。
柳如是听的很认真,她从来没有想到一个酒楼生意能够有这么多的门道在里面。
静心也是聚精会神,陈远南讲的经营理念是她这辈子都没有听过的知识,不但新奇,而且还有那么多匪夷所思的机关。
“我整理了一本管理手册,就放在柜台的抽屉里,”陈远南对柳如是说,“你有时间就可以拿来看看,只要照上面的条例做,你们这个清风楼就不愁没有生意的。”
“嗯!”柳如是重重的点了点头,“陈大哥,谢谢你,我这就去学习。”
柳如是起身就要下楼,陈远南又道,“等一下,”他挠了挠头,“我写的字有些难看,你要是看不懂可以拿来问我。”
原来,清风楼只有毛笔,陈远南虽然练过毛笔字,但是写出来的字体不知道灵修界的人看不看得懂,而且那个书法水平,跟每天用毛笔写字的人来比,当然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了。
柳如是下了楼,静心大发感慨,“真想跟你们去你们的世界见识一番,你们的各种理念都比灵修界要先进很多啊。”
“别急,下次,等下次我再过来,我就带你过去看看。”庞小南开了一张空头支票给静心,给她一点希望。
望古神話之白蛇疾聞錄 馬伯庸
“对了,小南,我们来了一个月了吧?”陈远南望着远方的云雾,“这黑洞还没有打开,不知道那边是个什么情况。”
“是啊,不知道汉密尔顿克斯教授还在不在。”庞小南也有些迷茫,如果真的按照一天对一年这么算,一个月就是30天,哈利路亚星已经过了30年,汉密尔顿克斯教授就算不死,也是八九十的高龄了。
“要不我们也下去转转吧。”陈远南给出了一个诱人的提议,天天坐在这里死等,还不如下去碰碰运气,说不定黑洞在其他地方打开了。
庞小南点了点头,“是该下去转转了,不光是为了找黑洞,这坠魂渊里还有很多天材地宝,要是找到一两个,也可以加强我们的修为。”


Copyright © 2021 利瑩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