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瑩書庫

qy2mt優秀言情小說 我在大明開無雙討論-二百九十八章 回字有幾種寫法熱推-4umnc

Hilda Orson

我在大明開無雙
小說推薦我在大明開無雙
汪青峰投诚之快,实在是出乎祝太监的意料。
之前,康飞说我要行吕奉先辕门射戟事,祝真仙顿时就明白了。
辕门射戟,这绝对是三国吕布人生中的高光时刻。也不知道多少骚人墨客,夸赞吕布此举乃是【千古风流】,后来的京剧名篇【辕门射戟】更是脍炙人口的段子。
祝真仙虽然说是个太监,可从小那道经也是读熟了的,后来自宫拜在大太监黄锦门下认作干爹,黄锦也让他去内书房念书。
上仙大人,借个光
那内书房的老师都是翰林出身,和这些太监们结下一段师生之谊,日后正好内外勾结……
所以,祝真仙肚子里面是有货的。
这祖宗成法,朝廷惯例,祝太监自然懂,也晓得一旦把这笔灰色收入纳为正色,就是在商税上面撕开了一个口子。
太监本就是管收税的,在内书房读过书的太监,更是文化人,里面的道道儿,门清。
当下他大喜过望,转脸看着康飞就说道:“哥哥,若真成就个惯例,倒是一桩大功劳。”
康飞摸了摸没毛的下巴,看着瘫软在地的汪大使,慢悠悠就说道:“如此,去把你海道衙门的账簿拿来我看。”
汪青峰一边抬手用袖子擦额头上的汗珠,一边就说:“这……如何好白纸黑字写下来……”
康飞冷笑,“这个小爷我懂,一纸入公门,九牛拔不出,你们这些读书人,真是太坏了。”说着,就吩咐下面去拿纸笔,那些人听惯了祝太监的话,还没适应多了个太上皇,旁边祝真仙赶紧呵斥,“没听见咱家哥哥说话么?还不快去。”
奉上纸笔,汪青峰抖抖索索地写了满纸……
仙界高手混都市 文明之子
康飞大大咧咧坐在上首,把腿往椅子扶手上一搁,旁边有人小心递上葡萄酒,康飞喝了一口,当即一皱眉,呸地一口吐在地上,“什么玩意儿,都酸了……”
这边汪青峰把手上笔一搁,双手拿起纸来,抖了抖,下意识又吹了两口,旁边祝太监赶紧一把从他手上抢过来,转首就递给了康飞,“哥哥请看。”
亲亲小萌妻:腹黑老公爱不够 白翩翩
“你这儿,也是被佛郎机人一个劲穷忽悠,这葡萄酒,简直劣质,大约也就是海上水手拿来当水喝的,不值钱……”康飞一边说着,一把接过,一目十行扫了几眼,当即大怒,一挺身从椅子上坐直了,把纸一下拍在面前案几上面,震得案几上墨翻了,酒撒了,笔掉了……
“汪青峰,我劝你不要不识抬举……”康飞瞪着汪大使,“我辣块你个妈妈,你知道回字有几种写法么?”
汪青峰被他这副表情吓得又开始额头冒汗,“大人此言怎讲?”
康飞一伸手推开他,伸手蘸了残酒,在桌子上面写了一个回字,“东晋,爨宝子碑,这么写……”
随后,他又写了个回字,“东晋,王羲之,澄清堂帖,这么写……”
圣天风云 雨夜踏雪
他又蘸着酒连续写了好几个回字,“唐,褚遂良,行书千字文,这么写……宋,苏东坡,醉翁亭记,这么写……宋,吴琚,三希堂法帖,这么写……宋,苏舜元,停云馆法帖,这么写……”
汪青峰面色如土,康飞完美装了个逼,心里面就念道,孔乙己大大,我感谢你,幸亏从小学课本就学过……
一边念叨,康飞一边就把案几一拍,“你但凡有一碟子茴香豆下酒,也不至于醉成这样,你这一辈子才读几本书?谁给了你胆子?就敢来糊弄小爷我?”
跌坐在地上的汪青峰汗如雨下,连连叫喊,“大人饶命,下官绝不敢欺瞒大人……”
康飞一抬脚就把案几踹翻,怒发冲冠,“事到临头,你还敢嘴硬?这佛郎机人租赁濠镜澳,一年才五百两?你还敢说不敢欺瞒?”
“大人。”汪青峰以头抢地,“下官冤枉,下官冤枉啊!下官怎么敢欺瞒大人,实实在在真就是五百两,下官绝对没有贪墨一两银子……”
康飞火大了,弯腰伸手拽住汪青峰衣裳领子,就要让他领教一下什么叫做以理服人,旁边祝真仙一把抱住他胳膊,“哥哥容禀,这事儿我晓得,那濠镜澳一年租金,的的确确是五百两。”
“什么?”康飞愣了,“才五百两?”
地下谜团之惊天探秘
他看着祝太监,“真的?”
祝真仙点点头。
康飞未免尴尬了,有些讪讪然放下汪青峰,汪青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感觉就跟在鬼门关打了一个转似的,虽然是广东的冬天,可他还是汗透重衣,差一点吓尿了。
康飞尴尬地坐下,拿纸当个扇子扇,“都说广东富庶,看来是我想左了。”
祝太监接口就说:“可不是么,当初从宫里面出来,我还想着万一,都说广东富庶,我也不指望多富,可到了这儿,不瞒哥哥,我差一点投海自尽……”
许是想到了自己吃苦,祝真仙忍不住还滴了两滴眼泪,随即从怀里面掏出个帕子擦了擦,“叫哥哥笑话了。”
康飞伸手拍了拍他肩膀,“我懂。”心里面就想,我真懂,五百年后魔都跟十八线县城差距有多大,那么,大明富庶的扬苏杭和普通府县的差距就有多大,大概,还要更大一些。
重新把纸展开仔细看了一遍,康飞眼帘一垂,看着坐在地上的汪大使就说道:“这么说来,你这每年例入大约五千多两?除此便没了?”
汪青峰连忙点头,支撑着爬起来,“实在不敢欺瞒大人,真就五千多两……”
乓地一声,康飞把下人刚搬好的案几又给拍翻了,汪大使一屁股又跌坐在了地上。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我是说你颟顸呢?还是说你蠢?”康飞恨铁不成钢地指着汪青峰,“你说说你,好歹也是千军万马冲杀出来的读书人,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人家都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你一年才贪污五千两银子?你好意思么?”
汪青峰被康飞这一顿骂,羞愧万分,“下官的海道衙门是个清廉的衙门,没甚么油水……”
看地上汪青峰这嘴脸,康飞那个气,辣块妈妈,你是不是理解能力有问题?我说的是那个意思么?
恨恨抬手,看看翻在地上的案几,他终究把手给放了下来。
“就这一点银子,我倒是想放过你,可是,市舶太监也不乐意啊!”康飞慢悠悠说着,就冲祝真仙使了一个眼色。
祝真仙楞了一下,随即接口,“这点银子,即便我找我干爹……”
康飞赶紧敲边鼓,“司礼监秉笔兼提督东厂太监黄锦。”
其实,祝太监的跟脚,广东官场大抵是知道了,要不然,他也没那么超脱。
祝真仙满脸为难,“即便找我干爹,这点银子,我怎么好意思开这个口……”
汪青峰哭丧个脸,“大人容禀,下官,下官也是想涨一涨税例的,只是,市舶司这边要给天子收龙涎香,全靠那些佛郎机人……”
他这么一说,康飞懂了,这,这是绕了一圈,又绕回来了。
汪海道有点嫌弃佛郎机人上供的少了,但是,他又是第一个经办佛郎机人的官员,濠镜澳就是在他手上经办的,作为老爷,他耻与谈钱,更何况是跟佛郎机人谈钱。
市舶司这边,因为司礼监曾经给南洋诸番悬下缴赏,每斤龙涎香价一千二百两,但,当年市舶司只收了十一两龙涎香,而司礼监要的是一百斤。
再则说,海道收的钱,跟市舶司那真是没半个永乐通宝的关系,所以,市舶司根本不闻不问。
于是汪大使就撺掇香山县下面的乡长,想让香山知县去做这个恶人,问佛郎机人收税,到时候,他再以中介身份掺和进去,各打五十大板,银钱落袋又有了面子。
不得不说,汪大使其实还是很狡猾的,算是个合格的官僚,只是他没想到,香山知县跑去广州府哭诉,结果招来了一头猛虎。
听汪青峰说完,康飞未免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道:“香山知县说佛郎机人睡表子不给钱,一直闹到广州府衙,广州知府拜托我,结果到了香山县,原来是海道大使要涨佛郎机人的循例,不好意思开口,让下面人撺掇香山知县,香山知县说佛郎机人睡表子不给钱……”
说道这儿,他抬头看看汪青峰,“我说的没错吧!”
汪海道抬起袖子擦了擦汗,“是是是,都是下官一时糊涂……”
“放屁。”康飞腾地一声站了起来,满脸正色,大声就道:“这是糊涂么?这是大智若愚……”
说罢,康飞弯腰,笑眯眯伸手扶起被他腾一下站起来吓得又一屁股坐在地上汪海道:“汪海道,我帮你去问佛郎机人要银子,你看如何……”
汪青峰讷讷不能言。
康飞看看汪青峰满身衣裳被汗打湿的样子,未免一笑,“祝贤弟,让人搀扶咱们的汪海道下去沐浴更衣,不然岂不是失了朝廷命官的体面。”说这话的时候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还一脚把人家连案几一起踹翻的事儿,体面早就被他一脚踹没了。
几个下人把几乎瘫软的汪青峰搀扶下去以后,康飞这才眉飞色舞,伸手拽住祝真仙,“贤弟,咱们一起搞事……不是,咱们一起办一桩大事,如何?”


Copyright © 2021 利瑩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