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瑩書庫

pwx3m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貞觀俗人笔趣-第869章 叔寶與叔德展示-becn8

Hilda Orson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长安。
大明宫,长生殿中。
龙涎香袅袅升起,烟雾凝而不散,殿中飘荡着一股着沁人的香味。
秦琼缓缓说道,“南日论赞是吐蕃第三十二代赞普,但真要说起来,他其实是吐蕃的开国国王,在他以前,吐蕃也只是雅垄河谷的牦牛部落,后来弃聂弃统一了牦牛部各部,确立酋长世袭,吐蕃开始迅速扩张,到第八代赞普布袋巩甲起,吐蕃从原始阶段过渡到了奴隶制度······”
“而到了近几十年来,原本只生活在山南地区的雅垄部,在达布聂赛、囊日论赞的领导下,逐渐的扩张到了藏河一带。”
“囊日论赞袭位时,年富力壮,很有野心,他整训兵马,联络部落,在武德三年时,率部攻灭了苏毗女国,威服诸羌,被尊为囊日论赞,其意为政治如日中天那样高明,盔甲如同山那样坚硬的君王。”
“囊日论赞一统高原,重用在战争中立功的苏毗、山南等新贵族,结果引起了雅垄部旧贵族的怨恨,在几年前,旧贵族中的父王三臣和母后三臣先后叛乱,乘机毒死了他,引发了吐蕃各部大叛乱,原本被他征服的苏毗等诸部,也乘机自立,吐蕃陷于内乱之中。”
太上皇李渊手里捧着一杯茶,听的倒是很有劲头,这位已经越发年迈,满脸都是褶子的太上皇,虽然现在年年都还要生七八个孩子,可确实老了。
住进了大明宫的太上皇虽然高兴了一阵子,可很快又萧索寂寞起来,这新宫也不过是个更大更豪华的囚笼而已。
极牛鬼才在异界 耗子欺负猫
秦琼回京,李渊特地让人给皇帝传话,说要让秦琼入宫来陪他叙叙旧,如今京城已经没多少老臣可以叙旧了,长孙顺德、刘弘基、钱九陇、杨毛等一众老臣,如今多任职在外。
“这个蕃酋倒是有些本事了,可惜有些激进,重用新贵却忽视了旧贵族,这跟前朝的杨广行事差不多,败亡也是在常理之中的。”李渊说道,“这么说这吐蕃也不过是忽悠而起,忽悠而灭了?”
“那倒没,囊日论赞被毒杀后,吐蕃陷入了内乱之中,其子弃宗弄赞当时年仅十二岁,在其叔父论科耳和大相尚囊等父亲亲信的拥戴下继承赞普宝位,这位年轻的赞普很是了得,一方面坚守山南琼结一带,一面追查阴谋毒害他父亲的人,经过一番追查,查出为首的几个人,消灭了许多旧贵族,并消灭了在宫廷内部的敌对势力,局势很快就稳定下来。旧贵族力量逐渐削弱,羊同的进攻也被在年楚河地区的娘氏力量所抵制。”
“他在局势稍稳之后,便亲自渡江巡视各地,得到逻些贵族和庶民的欢迎和拥戴,北方很快安稳下来,接着他招募和训练士卒,假意安稳旧贵族,经过三年隐忍,在贞观六年开始出兵讨伐各地叛乱旧贵族,所向披糜,很快就将各地旧贵族一一讨伐平定。弃宗弄赞把所占的土地、民众和军队全都收归到赞普统辖之下,苏毗、羊同等叛乱自立的诸部,也节节败退,高原重又一统,年轻的弃宗弄赞威望大涨。”
“贞观七年,弃宗弄赞迁都逻些,受尊号松赞干布,意为端庄尊严、深邃沉宏之意。迁都之后,他将妹妹嫁给了先前曾起兵反叛的象雄国王,对其笼络,又求娶了南面泥婆罗国王之女为王后······”
“弃宗弄赞虽年轻,但行事果决,心狠手辣,对于叛乱者,尽行斩灭,令其绝嗣。在讨伐叛乱的过程中,亲手招募训练了一支完全忠诚于他的精锐军队,他还仿我中原驿站军令制度,也于吐蕃各地设立驿所,以金箭为契,银鹘加急。他还从中原和泥婆罗、西域等地重金招募聘请工匠,为其军队打造出精良的铠甲武器,其所仿造波斯人的铁索子甲,十分精良,衣之周身,只露两眼,强弓劲弩不能伤······”
李渊对于遥远的吐蕃也只是当个谈资,并没太放在心上,毕竟对他而言,吐蕃那是遥之又遥,再说了,他一个退位的太上皇,也操不了那闲心思。
他也只是想跟秦琼这样的老臣子聊聊天,回忆一下往昔荣光,反正也没有几天好活了,他已经能够感受的到,自己似乎油将灯枯了。
有人给太上皇献长生不老药,但李渊不信。
这世上哪有什么长生不老药啊,秦始皇和汉武帝这样伟大的帝王都相信这玩意,但以他们的权力,都无法寻到长生药,所以李渊根本不去想,他只想着活一天就逍遥一天。
重生八側福晉 小二園
他七岁袭唐国公爵位,十几岁时凭一手精湛的箭术,在窦家的比武招亲上,箭中屏风孔雀双眼,一举抱得美人归。然后在姨夫杨坚的隋朝混了几十年,最后在表弟杨广手底下还隐忍多年,最后在隋末风云之中,夺得天下,虽被许多人称之为捡便宜,不服气,可李渊却很自豪,以成败论英雄,他李渊能入关中,能得天下,当然不只是靠运气。
只是晚年有些不美,居然弄出了玄武门之变,手足相残,父子操戈,好在儿子没有弑父,他退位后又当了八年的太上皇。
“近年来听说北方的薛延陀夷男可汗很是蠢蠢欲动,我唐军在阴山已经跟铁勒人打了好几仗了,虽然控制住了局势,没让事态失控,但估计早晚还会有一场大战的。你那个义子秦国忠,被皇帝封为东突厥大可汗,本是要让他去漠北建牙设庭的,可现在却被夷男堵在阴山以南不得北上······”
————
“还有高句丽,先前被你那极能折腾的儿子三郎偷袭夺了卑沙城,硬是割让了几百里地,最后被迫忍气吞声的应下,可一直不服气。如今他们跟新罗停战,不断从南面调兵到辽河一线来,看样子是想找回场子的,估计也快开打了!”
“三郎在辽东抢了卑沙城,又跑去东海流求大岛上死命折腾,据说硬是从那岛上擒了二十多万岛蕃为奴,引的福州、泉州现在都成奴隶大港,无数奴隶商人都跑那边去。”
“他在流求折腾完,又跑岭南去了,我在大明宫里听说他跟那什么海上来的胡商打起来了,然后又跟安南的句町、和蛮等打起来,说是搞的几十万蛮子叛乱,好不热闹,这家伙,是真能折腾啊!”
李渊呵呵笑着。
“可惜这小子现在还在云南,硬是从爨氏手里咬下一块肉来,立了个通海都督府,加上先前夺句町地立的的句町都督府,这小子的折腾本事,我也不得不服。若是他回京了就好,一起打打麻将,涮个火锅那是极好的······”
太上皇絮絮叨叨个没完,“叔宝啊,你表字叔宝,我表字叔德,咱们俩如今不论君臣,就以兄弟相论,我知道三郎很能折腾,但是啊,你当爹的也最好管管他,虽然二郎的性子还算不错,在皇帝里算是比较开明能容人的,但刚过易折,树大招风,三郎过于能折腾,并不全是好事,这大唐朝,也不就他一个有本事不是?这做臣子的,若是太过厉害了,当皇帝的终究会有忌惮的一天,现在二郎还年轻,但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呢,等二郎年老的时候,三郎却还正年轻着呢,那个时候,你说二郎这个皇帝会不会担忧怀良?”李渊难得的跟秦琼说这些心里话,“其实我挺佩服叔宝你的,你本事是不错的,可你最了得的还是这份心境,玄武门后,没有争权没有夺利,没有恋栈权力,激流勇退,这份心态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你瞧瞧侯君集和尉迟恭?那两家伙当初宫变时,逼迫朕是多么的放肆无情,事后也是小人得志,嚣张跋扈,尉迟恭去山南呆了几年,倒还收敛了些,那侯君集却是变本加厉,我敢说,这侯君集终究是不得好死的,这种人二郎虽然用着,但有一天肯定要处置了这人。”
“我听说先前怀良在安南封地大肆扩张领地,皇帝出手拿走了他许多打下的地方,这已经是个不好的苗头了,这次皇帝留了情面,但可一不可再。”
阿斯坦那编年史
秦琼叉手拜谢。
“臣谢太上皇指点!”
李渊摆了摆手,“说了咱们现在不论君臣只以兄弟相论,反正这也没个外人。我现在还记得,当年中原大战的时候,你抛妻弃子的来投我,这份情义我是一直记得的。我李家的江山,你秦琼有很大一份汗马功劳·····”
“听说你回京后,跟二郎说要提防吐蕃?最好是先下手为强,提议出兵征讨吐蕃?”
秦琼回道,“那弃宗论赞如今野心勃勃,平定叛乱后,整训兵马,打造甲械,联姻泥婆罗和象雄国,现在正准备向北进军吞并苏毗、白兰、东女等诸羌,他甚至直接派使臣到吐谷浑,要求与吐谷浑和亲联姻,要慕容顺嫁女与他,其野心昭然若揭,不得不防。”
“我大唐绝不能坐视吐蕃侵犯吞并诸羌,令其坐大。”
大秦医妃
李渊不以为然的道,“吐谷浑在我中原卧榻之侧几百年,也没成气候,那雪域高原上的吐蕃小邦,还能有什么威胁?让吐蕃跟诸羌狗咬狗去吧,咱们坐山观斗便好,不用担忧的。”
“你也是百战之残躯,伤病缠身,还是多休养身体要紧啊。”李渊暗有所指的说道。
不滅神王
“如果真要打仗,到时让侯君集、尉迟恭、张亮那些人领兵打仗去,你啊,就安享太平便是,何必再去操那个心。有时啊,操心太多也未必是功劳啊!”


Copyright © 2021 利瑩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