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瑩書庫

g2uum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西遊之問道諸天 椒鹽可樂-第七百六十三章 收徒分享-jn2st

Hilda Orson

西遊之問道諸天
小說推薦西遊之問道諸天西游之问道诸天
长安,金山寺。
法明长老正坐在江边参禅悟道,在其身侧,围坐着一圈僧人,各个都是无比敬仰的看着他。
这法明长老不是凡人,乃是早已经成就罗汉果位的在世高僧,参禅悟道数百载岁月,佛法端的是精深无比。
众僧都是很渴望的看着法明长老,往日里这位法明长老一日间总是要点拨一两人的,谁都希望这样一位高僧与自己说玄讲法。
然而众僧不知道的是,此时这位本该进入无喜无悲境的法明长老,蓦然之间,却是一阵阵心血来潮,根本无法维持住禅境,一下子苏醒了过来,有些奇怪的看向四周。
众僧只当是这位大师要选人了,各个正襟危坐,一脸虔诚,只盼好运垂青到自己身上。
秦时明月之乱世情缘 十九倾城
孰料那法明长老直接起身,走到江边,朝着上游方向看去,那里正是有一个小小洗衣盆被一只大龟在水底顶着,随水流飘下,洗衣盆内,还有婴儿发出阵阵啼哭之声。
法明道行精深,一双法眼自然无差,他瞧的清楚,那洗衣盆内的小娃娃,脑后一片浓郁的玄黄色功德金光,其中夹杂着些许澄净佛光,必然是有大功德在身的高僧转世!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那是?!”法明面色一肃,立时觉察出不同寻常之处来。
不说大功德之人转世,不该经历这等劫难,单说那一只丈许大的巨龟,这般体型,必然是精怪一流,然而以他的道行看去,却是与凡龟无疑,不是这巨龟真是凡龟,便是他自己道行不够,看不透深浅,而恐怕后一种可能性大的多!
“法明……”
正在这法明长老心中惊疑未定之际,天际传来了一道柔和的女声来,法明长老下意识的抬头一看,慌得立时跪在了地上。
你道他看见了谁,却正是手持杨柳玉净瓶的观音菩萨和一众护法金刚们!
那些僧人见得法明长老跪下,心中都是奇怪不已,在他们看来,天际空无一物,却是众仙神都隐匿了身形,没有一定法力道行,根本看不到他们的身影。
“弟子法明,见过观音大士!”法明毕恭毕敬的行礼道。
他虽然在这大唐地界也算是一号人物,可是与观音大士相比,那无疑根本不值一提了。
观音也不与他废话,直奔主题道:“这婴儿乃是佛子转世,你需要好生培养,与他讲经说法,不过切记不能传他神通道行,待这佛子长大成人,便是你功德圆满,位列菩萨果位之时。”
佛门为了这取经可谓是下了血本,法明不过罗汉道行,只是因为照顾金蝉子,便被随口许诺一个菩萨果位,可见对于金蝉子他们的重视程度。
法明长老平白无故被这样一个大馅饼砸中脑袋,自然是喜不自胜,堂堂观音菩萨,自然是不会欺骗他一个小小的罗汉,当下其人应声道:“弟子必然谨遵菩萨法旨,好生将这婴儿照料成人!”
观音菩萨点了点头,随即衣袖一挥,将众人的行迹从法明眼中隐匿。
那护卫金蝉子的龟将也是会意,身影一晃,化作本尊模样落在了观音身边。
法明长老见得那大龟消失,观音与众神佛离开,当即从原地起身,道:“诸位弟子,速速下去将那婴儿救上来。”
众僧有些不解,以法明长老的道行,抬抬手便足以将那洗衣盆摄入掌中,便是他们也可以隔空摄物,如何要亲下江水救人?
不过随即众人恍悟,只怕这又是法明长老来对他们几人的考验!
当下这些僧人一个两个争先恐后的朝着那江水之中跳了下去,生怕跳的晚了!
这么多有法力在身的僧人,与江水中捞起一个洗衣盆不过是举手之劳,待众僧将这婴儿送至法明长老手中,法明长老低声喧了句佛号,随即道:“此子既然出现在贫僧面前,便是与我佛有缘,今日贫僧便将其收为座下弟子,尔等诸位便是见证。”
众人又是心里一惊,须知法明长老的道行,想要拜入他门下的僧人不知有多少,可是整个长安却没有一个如愿的,这小小婴儿竟然气运如此昌盛,尚在襁褓之中便拜入这高僧门下?
惊讶过后,众僧都是齐声喝道:“恭贺长老得收高徒。”
法明点了点头,又道:“方才菩萨显灵,与贫僧有法旨传下,自今日起,长安僧众不许动用法力,妄使神通法术,诸位如是愿遵佛祖法旨的,便继续在金山寺修行,如是不愿意的,还请尽快出长安地界,不可多留。”
却是法明担心金蝉子看见这些僧众运使的神通法力,届时前来纠缠他要学,那便麻烦了。
正好将这些僧众驱离,便不虞有这种情况发生。
事实上,观音之所以不让金蝉子修习神通法力,却是因为金蝉子乃是上古洪荒异兽六翼金蝉转世,法力高深,资质上乘,加上有大功德护身,倘若修道,必然是一日千里,只怕待他长大成人,便足以迈入罗汉境界。
届时,有仙神之能,十万八千里不过瞬息而至,只要他不主动招惹,哪会有什么妖魔会管过路的仙神,吃饱了撑的不成?
正是因为要金蝉子一步一步走向灵山,佛门才特意让金蝉子以凡人之躯求取真经,一来是为了劫难顺利进行,二来嘛,则是为了告诉世人真经难得。
至于金蝉子本身,等他取得真经功德圆满,自然便会褪去肉体凡胎,寻回金身,法力重复旧观,而且届时有取经的大功德加持,只怕他的道行还能更进一步!
众僧闻听这等要求,都是脸色大变,他们都习惯了有法力在身,被凡俗供奉的高僧生涯,骤然让他们不许用法力,以凡人的姿态生活,他们又有哪个能受的了?
当下,便有一大半的僧人诵念佛号,行礼告辞。
法明长老也不挽留,在场一众僧人皆是修为平平之辈,如是没有特殊机缘,这一辈子也难以突破到罗汉之境,最终只能等死。
反而肯留下来的,侍奉佛子有功,日后未必不会因这份功德修为有所进益。
那龟蛇二将站在观音身侧,眼见得法明长老处理完毕,当下行了一礼,道:“启禀菩萨,既然此间事了,小神兄弟二人不便久留,这便告辞了。”
“阿弥陀佛!”
观音喧了声佛号,却是挽留道:“两位将军且慢,虽说这一劫难度过,不过两位又何必急着回去,不如留下来看护金蝉子,待得取经功成,自然是有大功德降下。”
却是观音见龟蛇二将道行强横,犹在身边这些仙神之上,故意示好。
倘若能将这二人拉拢到佛门阵营,日后如是与真武帝君起了冲突,也总有人能通风报信,传些消息。
龟蛇二将互相对望一眼,都是摇头一笑。两人也不是什么雏儿,跟随前任真武大帝一路崛起,见识过无数风雨,岂会不明白观音菩萨的心意?
如是换了前两任真武大帝,他二人倒不介意留下来与佛门结交一番。可是眼下这情形又是极大不同,莫元与佛门的恩怨可以说是三界皆知,偏偏莫元又是个手眼通天,跟脚深厚之人,佛门也惹不起,他们有莫元庇护,已然足够在三界行走,此刻蛇鼠两端,如是被莫元发现了,必然是吃不了兜着走,你叫两人如何会答允?
龟将道:“多谢菩萨一番好意,只是小神兄弟二人还有要事在身,如今北境初定,还有些许妖魔肆虐,陛下出关后曾吩咐小神等人,务必要铲除北海蛟魔宫余孽,小神兄弟二人实在是不好多留,还望菩萨见谅。”
“既是真武陛下早有吩咐,却是贫僧太过唐突了。”
观音菩萨也是人精,明白这二人所言乃是托词,毕竟唐僧取经,自现在算也不过几十年的光景,这点时日,对于仙神来说是弹指即过,根本算不得什么。
她也没有拆穿,而是笑道:“那两位将军一路走好,日后如是西行途中遇上什么劫难,贫僧遣人求到真武神殿头上,还望将军二人鼎力相助!”
“菩萨言重了,但凡陛下有令,小神兄弟二人自然是倾力而为。”蛇将客气应道。
两人又复行了一礼,随后便告辞离去。
那四大金刚里脾气最是火爆的五台山秘魔岩神通广大泼法金刚见两人化作一抹流光离去,不禁有些愠怒的道:“这二人如此不识抬举,菩萨又何必对他们如此客气?”
佛门分润劫难给人,便等于是送功德上门,观音邀请他二人,也等于是给二人送钱,还是合理合法的那种,然而却是热脸贴上冷屁股,亦难怪这位泼法金刚看不惯了。
观音叹了口气,道:“真武神殿势大,我佛门虽然崛起在即,可是危险重重,敌人众多,此刻却是不宜再得罪真武神殿,该是稳住他们为上。”
西游取经后,尚有五百年大劫,那是一场以佛门为棋子的大能博弈,这种棋局里,连佛门两位圣人都插手不得,只能旁观。
这种情况下,佛门自然是不想过多树敌,想要暂时安抚住莫元。
泼法金刚闻言,亦是叹了口气,不再言语。那观音又嘱咐他们好生护住金蝉子,随后也是回转大雷音寺,去寻如来复命而去。
这边金蝉子的事情告一段落,天庭那里,却是又出了变故。
且说水德星君被真武令恫吓一番,吓得前往瑶池,觐见玉帝,好求得庇护。
他到了那瑶池之外,却正好撞见那位五百灵官之首的都天大灵官当值,当下上前行礼道:“小神拜见大灵官,还请大灵官入内通禀,便说小神有急事求见陛下,刻不容缓!”
这位都天大灵官,正是昔日与孙猴子打的有来有回的王灵官。
按理说水德星君身为一部正神,天庭真君,地位犹在这位王灵官之上,不该如此恭敬,然而宰相门前七品官,他作为玉帝的身边人,整日伺候在玉帝身侧,自然是见官大三级。
王灵官知晓水德星君家里的那些破事,他也看不惯这厮父子的做派,只是奈何玉帝不管,他也是没辙。
却见他冷脸道:“陛下与娘娘正在谈论重事,早先有过吩咐,不得随意搅扰。”
“大灵官,还请大灵官通融,小神的事,便是十万火急的重事,要是晚了,只怕小神的性命便不保!”水德星君急躁的道。
小神龙既然有真武神令在手,必然是出自真武大帝的授意,回真武神殿调请兵将易如反掌。
真要等其打上门来,将他带走,届时玉帝便是再出面也晚了!
国家游戏 燕塞醉虾
王灵官皱眉道:“星君莫不是在说笑,你乃天庭正神,不得玉帝陛下发落,谁敢杀你?”
“是真武帝君!”
水德星君道:“他已然发了令,只怕要不得多久那真武神殿的天兵天将便要上天擒拿小神,还请大灵官速速让小神面见陛下,如是晚了,当真便是来不及了!”
“真武帝君?!”
闻听这个名字,便是强如王灵官心里也忍不住打了个咯噔,他跟在玉帝身边不知多少万年,对于三界密辛了结远胜一般仙神,自然是知晓莫元的厉害的!
那是一位足以与孔雀大轮明王平分秋色的大神通者,三界之中,除了圣人谁敢言胜?!
水德星君竟然招惹上了这样一位存在,亦难怪如此惊慌失措了。
他虽然看不惯水德星君父子二人,不过其人到底是玉帝的心腹,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水德星君被其余势力残害。
他道:“你且稍待片刻,本座这便入内通禀陛下!”
“多谢大灵官了,还请大灵官快些。”水德星君嘱咐道。
“本座自然知晓!”
王灵官点了点头,当下入瑶池见玉帝和王母。
此刻玉帝和王母正通过昊天镜在观看下界金蝉子被法明长老收入门下一事,金蝉子取经,对于整个三界都是大事,玉帝自然是关心的很。
王灵官入殿之后禀报道:“启奏陛下,水德星君在瑶池外求见,说是十万火急之事要禀报。”
“他一个水部正神,又有什么要事禀奏?”
玉帝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道:“你且去问个明白,寻常之事,你打发了便是,也不必来烦朕了。”
“陛下,他说是真武神殿马上便要派兵拿他,他此来是求陛下庇护的。”王灵官小心翼翼的道。
“什么?!”
玉帝闻言不禁大惊,一下从座位上站起,道:“真武神殿?!”
……


Copyright © 2021 利瑩書庫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